關於部落格
默默的萌著自己所愛的東西也是福……
  • 540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KILLER-

 


「傳送用的咒語?」我瞪大眼,這些牆壁上刻得密密麻麻的文字居然是傳送咒語?究竟是什麼樣的傳送陣需要這麼龐大的咒文?

不過,或許我們可以靠這咒語來離開這鬼地方也說不定。

跟悔立刻起身開始研究這一片密密麻麻難懂的咒文,但是怎麼看就是看不懂。

後來我跟悔決定先照著上面的咒文來念念看。

哭啦搭勒斯咖咪咪唷!噗嚕一咖斯得嚕咪」但是實際上這咒文難念到了極點,念得斷斷續續,甚至發出來的音自己都覺得可笑

「不對,這段應該是這樣念的吧。」悔聽我在那斷斷續續的念又跳出來指正,「濕勒都咪都日,安搭咧斯!」

『這好像怪怪的?』德蘿拉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我跟悔也只能沉默已對,對眼前這串又臭又長又難念的咒文束手無策。

「怎麼辦?」悔輕咳了一聲,臉色有些顯得蒼白。

皺眉著盯著眼前的咒文,然後走向水池觀察著。

我認為,這裡會放個水池肯定有他的用意在的,我隨意的看一下水池內的石磚,但上面只有雕刻一些花紋而已。

轉身對悔聳肩,表示我也沒辦法。

但這時德蘿拉卻像是發現了什麼,身子搖了搖,語氣似乎有些興奮。

『小花,將雙手伸進水池內!』

「喔。」我立刻照著德蘿拉的話做,將雙手伸進水池內,那溫暖的水讓我有些訝異,照理說應該是冰冷的水才是,難不成這是溫泉嗎?

接著,水池內的水不可思議的激起了水花,水溫逐漸的變冰冷。

德蘿拉搖擺著葉脈,平緩的開始念起我跟悔都會打結的咒文。

而水池的水,突然爆發出光芒,牆壁上的咒文也跟著發亮,刺眼的連我跟悔都忍不住閉起雙眼。

過了一段時間,德蘿拉唸咒聲也停止了,光芒似乎也退了下去,我才微微的張開雙眼,環顧一下四周。

牆上的咒文依然散發著光芒,雖然沒有剛剛那種強到令人刺眼的程度。

「小花,水池!」悔突然驚訝的叫著,而我也回過頭著眼前的水池,卻也愣了一下。

水面上突然慢慢的浮出景象來,而且居然還是普隆德拉城!

我將雙手離開了水面,退後了數步,有些錯的看著水池。

「這是?」

『傳送的目的地要選在哪?』德蘿拉的聲音似乎有些喜悅,我此刻十分的佩服著德蘿拉。

「北之森三樓!」悔突然這麼說,然後水面上的景象晃動了一下,立刻從熱鬧的普隆德拉街景瞬間轉換成森林。

而且森林中居然還有個小木屋,看起來有些的破舊。

「就這裡!」

『那麼德蘿拉搖搖葉脈,接著高喊一段我們剛剛亂念的咒文,水池立刻爆出光芒,籠罩著我們

 

 

一眨眼的瞬間,我們就身在剛剛在水面上看到的景色的地方了。

「我們出來了?」

「嗯。」悔的臉色此刻充滿了喜悅。

我們終於脫離出那鬼地方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跟悔幾乎都待在那個破舊木屋裡,整天不是睡覺就是狂吃東西,補足之前在神殿裡的疲勞感。

我可以感覺到我好像也因為這樣而肥了幾公斤

而這間小木屋,其實就是居住的地方,位於北之森三樓。

其實我十分好奇,為甚麼在這危險的地方,悔還能夠無憂無慮的生活著,難道他不怕掌管北之森的王巴風特嗎

想到之前他拿出來的蒼冰之石,該不會他其實跟巴風特有特殊的交情在吧?

「時間也差不多了…」悔突然對著窗外這麼說了一句話,我攤在椅子上懶懶的看著他走出門。

緊接著聽到了一聲低沉的嗓音,我驚了一下,心想該不會是巴風特…

想到悔有可能會被巴風特一腳踩扁,我立刻跳下椅子跟著奔出門外,結果卻看到讓我傻了眼的畫面…

「噢,德蘿拉…能告訴我現在眼前是什麼狀況嗎?」

『……我看到了悔先生跟巴風特很恩愛的抱在一起。』德蘿拉的語氣十分的冷靜,不過我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明明巴風特是魔物之王,為甚麼會跟一個人類這麼恩愛的抱在一起呢?

這時候那兩個抱在一起的似乎也發現了我跟德蘿拉的存在,才改變姿勢離了對方一步距離,悔看著我幾乎呆滯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因為有段時間沒看到巴兄所以有點……激動?」悔還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該用什麼詞來形容他現在的情緒。

我無語,接著聽到了巴風特那獨特的嗓音,他淡淡的開了口:「這個半人半魔的傢伙…就是悔你找來的幫手?」

「對。」悔點頭,接著走到我身旁,「他叫做小花。」

「你跟巴風特…是朋友?」我十分好奇。

「算是吧。」悔不打算多說,接著從懷裡取出了蒼冰之石,遞給了我。「這是巴兄送給我的,不過我也用不到了……就交給你。」

他也不管我的意願,硬是塞了給我,然後一臉平淡的說:「時間剩的不多了,我該把千年的事情告訴你。」

「你確定嗎?說了,千年絕對不可能放過你的。」巴風特對著悔突然一陣的怪笑,又這麼警告著悔。

但悔搖了搖頭,他說:「自從我盜走了第一顆神器,並跟他做了契約後,就絕對不可能逃得了他的手心…」

巴風特停止了怪笑聲,沉默的看著悔,接著點了點頭,踏出了腳步慢慢的離去。

「再見了,吾的第一個人類夥伴。」他離去前,拋下了這麼一句話。

 

跟著悔走回了屋內,接著坐上木椅面對面著,悔默默的拿起擺放在桌面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接著開始解說了起來:「之前也說過了,刺客公會的那個妖怪,就是千年。」

「嗯,不過說真的,千年究竟是什麼?」

「…那個妖怪是第二代千年,能夠活在這世上一千年,並且擁有著不死不老的強大力量。」

「他的工作只有兩件事情,第一就是觀察這世界,神族與魔族之間的平衡是否被破壞。」

「而第二…」他停頓了回,接著又說:「也就是保護千年前,神族與魔族之間的戰爭所遺留下來的…」

「可說是左右這世界的傳說神器。」

我瞪了大眼,想到了那顆小小的秘寶,難不成那東西就是神族的神器?

也能理解了為甚麼那鬼地方,機關重重還一堆可怕的夢羅克分身,想要硬闖進去,這就擺明了跟神與魔作對…

想到之前的經歷就不由得頭皮發麻,不過……

「如果千年真有心保護那神器,那麼我們怎麼可能真的得手?」

「沒錯,他故意的。」悔嘆氣,接著又說:「第二代千年是個不正常的存在,他跟第一代不同,沒有人真的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想到那張哥不靈面具底下的妖怪,瘋瘋癲癲還性騷擾刺客的行為,的確沒人能夠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然而那些分身,千年的分身其實是第一代所製造出來的。」

「分身…」我一想到那個銀月的力量,就忍不住的打了個顫。

「由於第一代千年自知自己一個人要顧及著五座遺跡,同時還得觀察世界的動態,是件很吃力的事情,所以他才會用了自身的力量做出了五位分身各自守著遺跡。」

「不過第二代千年繼承了這些分身後,就開始了不正常的活動…」

我一聽,感到有些的不對,難不成銀月會找上我並且強迫定下契約…這也是千年那妖怪下的命令?

「之前我們碰上的魔王夢羅克的分身,其實就是第二代千年用強大的人類靈魂做出來的。」

「哎…?」我愣住,難不成千年要人類的靈魂除了當作分身的養分外就是拿來幹這種事情?

「如果千年製造的一堆夢羅克分身出來…那起不就大亂了?神族的人不會不管嗎?」我有點無法想像千年究竟想做什麼。

「嗯,不過,用在守護遺跡上的話,倒是沒什麼關係…」悔皺眉,「但如果遺跡裡的神器被人類拿走了,神族就不可能不管,有可能神族還會同意千年把夢羅克分身給放到地面上來擾亂人間,不過這也只是我的想法而已,千年究竟想幹什麼我也不知道。」

「……那麼你為甚麼還要去遺跡盜取秘寶?」

「那是因為,為了阻止沙漠黃昏這個組織。」悔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他接著說:「那是個比千年還要瘋狂的組織,過於龐大,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加上千年根本不管,所以我也只能混進去偽裝成他們的同伴,搶在他們前面奪走秘寶。」

「而且他們想要讓真正的魔王夢羅克復活。」

「神族不可能放任魔王夢羅克亂來吧…?」我苦笑。

「不,因為神族與魔族之間的契約關係,神族一律是不準干預人間界的事務…。」悔面無表情的說:「所以我不懂聖職者如此相信那些根本不管我們死活的神是做什麼用的…」

「……。」這我也有同感…

「所以為了防止夢羅克復活後的慘劇,必須要那五個秘寶合在一起的力量。」

「合在一起?」

「那是能夠真正封印夢羅克的唯一神器。」

悔發現了手中的茶杯已經沒有水了,便起身去廚房拿水,而我開始整理著悔剛剛告訴我的資訊…

第二代千年或許是抱著好玩的心態,放任了人類進入了遺跡,並盜取了可以說是左右著這世界的神器。

甚至是利用了跟他結契的人類靈魂,來製造出魔王夢羅克的分身,雖然還不能確定他究竟想做什麼…

而悔則是為了阻止夢羅克,所以才會搶在沙漠黃昏這個組織前,拿走了那五顆秘寶。

沙漠黃昏則是不明原因,一心一意想要讓魔王夢羅克復活於世,所以也要得到那秘寶的力量。

「我想我能說的都說了。」悔從廚房拿著茶壺坐回位子上,倒了一杯茶後,又繼續開口說:「我希望我死後,小花你能夠代替我,繼續守護著這五顆秘寶不被沙漠黃昏給奪走。」

我愣住,突然才想起來我的任務就是要殺死眼前的男人。

「那妖怪會想殺了我,也是因為我知道的太多了…」他苦笑,然後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米色的小袋子,「加上我手裡的這東西,他不可能放過我的。」

「……那他應該也不會放過我吧。」我苦笑,因為悔知道的他都跟我說了。

「不,他應該會裝作不知道,甚至會裝作秘寶已經隨著我的死而遺失,不再你身上。」悔苦笑:「我說過了,第二代的千年很不正常。」

「……這也太不負責了,第二代千年是怎麼選出來的?神族的人不會傻眼嗎?」我笑了。

「或許你可以問問他。」悔將茶杯擺回桌上,將米色小袋子塞給我,我無語的把袋子給收好。

「時間…到了呢。」悔站起身,他的臉上露出了之前沒有過的溫柔笑容。

我默默的轉過頭,看著突然現身在牆壁一角的哥不靈妖怪。

看來不是我動手,就是他親自解決了。

「……那麼,該說再見了。」他的笑容十分的漂亮,真的覺得他應該多笑點才對。

「嗯。」我也跟著微笑,想讓他走好一點。

接著,我看著眼前那男人一點一滴的化成沙子,飄落。

默默的,在那堆沙上,開了一朵不顯眼但又鮮艷美麗的紅色小花朵。

德蘿拉抖了抖,她哭了。

而我也只能默默的撿起了飄落在那堆沙上的墨綠色圍巾,將圍在頸子上的鮮紅色圍巾扯了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