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默默的萌著自己所愛的東西也是福……
  • 540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KILLER-



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就一直待在這間小木屋內,至於刺客公會那邊,我想妖怪那傢伙應該會跟小草好好解釋清楚吧…
於是我繼承了悔的職位,持著綠色圍巾,代表著自由的十字刺客。
 
 
時間也過的很快,轉眼間好幾十年就這樣過去了,我跟巴風特也十分談得來,常常聚在一起喝著酒談天著,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也偶爾會回去刺客公會幫忙小草工作。
唯一比較難過的事情是,最初悔變成的那朵小紅色花朵,維持不了多久變開始枯萎了,我不得以只好把他作成了壓花,希望他能夠保持著美麗的外觀持續下去而不至於腐敗消失……
但也因為這樣,我愛上了壓花,常將許多即將枯萎的花朵製成了壓花,希望他們能夠陪伴著悔。
 
然後在我五、六十歲的時候吧?
因為刺客公會出了些狀況,導致許多刺客喪命,造成人手嚴重不足。
小草為此煩惱已久,甚至常常自己親自出任務東奔西跑著,而我也不得不去幫忙公會內部的事務。
所以我開始接手訓練新人的任務,不過這代的年輕人素質實在有待加強,不知道是我的訓練方式有問題還是他們的抗壓性實在是太低?
而在這群眾徒弟之中,比較突出優秀且抗壓性很高的也只有一個人,隸屬於古拉斯特家族的刺客—銀狐。
說起古拉斯特,這個家族是赫赫有名的暗殺者家族,且底下每個成員各各都是優秀的暗殺者,其執行任務的成功率幾乎更是百分百,幾乎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恐怖份子。
而刺客公會也一直以來都跟古拉斯特抱持著密切的關係,也可以說刺客公會的存在是古拉斯特所給予的,因為以前歷代的刺客公會長,幾乎都是古拉斯特的成員。
 
不過我還是要抱怨,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越來越沒用了……
「喂那邊那個!還沒跑完十圈之前不准給我停下來啊!」我對著前面的新人大吼著,而他的眼神像是死掉一樣的扛著十公斤的沙包,用烏龜般的速度努力向前走…。
「速度這麼慢是當什麼刺客!?快跑起來!」我忍不住的在他後面放鞭炮,他立刻嚇得衝了過去,但沒幾秒就軟下來了。
「師…師父…呼…呼…請…請讓我休息…好…好不好?」他可憐巴巴的喘氣著,似乎快斷氣似的。
我搖搖頭,看來這小子想要成為獨當一面的刺客還久得很,我不過是讓他跑個五、六圈就喘成這樣,這可不行啊。
不過看他累成這樣,的確在讓他跑下去也不是辦法。
「好吧,休息五分鐘。」我想,趁著這五分鐘來去看看銀狐的狀況好了。
我走進另外一間訓練室,這間訓練室堆滿了許多沙袋,以及一些健身的儀器。
接著我看到了銀狐手腳正綁著十公斤的沙袋,在那跑上跑下跳來跳去的,然後沒一回兒又跑去跟另一個準刺客對打起來了。
我滿意的看著活力充沛的銀狐,他果然是我眾徒弟之中最有前途的一名!
「小花!」銀狐看見了我站在門口,他馬上展開笑容的跑了過來。
「據說我可以參加成為刺客的考試了?」他一臉興奮的樣子問我,我仔細回想下,的確小草好像有說過這件事情。
「嗯,大概吧?不過我得在問問小草才可以跟你做確認。」我拍拍眼前這個矮我一顆頭的銀狐。
「喔,這樣啊…」他笑得更開心了,接著又轉身衝回去找剛剛那個跟他對打的準刺客。
「還真好動啊。」我笑了,接著轉身去找小草做這件事的確認,好告訴銀狐。
 
 
結果小草太忙,他說這件事情會交給負責考試的刺客做決定,然後硬塞了一封信給我,叫我去普隆德拉的大教堂幫他跑腿一趟,我無奈的收了下,想說這一回去我可懶得再回公會,他卻笑著說沒關係。
 
嘛,既然小草都這麼說了,我就跑去交代十夜前輩,叫他幫我盯著那個體虛的小賊。
 
 
 
 
之後,我萬萬也沒想到,我居然會認養了一名兒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