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默默的萌著自己所愛的東西也是福……
  • 539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9

    追蹤人氣

-KILLER-




 艾瑞特大概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個瘋子突然拉住自己,然後說「嘿,跟我上床吧?」

然而自己也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居然答應了眼前第一次見面的十字刺客的要求,跟他睡了一晚。

現在想想艾瑞特還真的無法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或許是日子過得太悶太無聊了?想尋求刺激?

「我真沒想到一個巫師居然技巧可以這麼好…」裸著身體躺在他身旁的十字刺客,嘴角叼著一根煙歎了口氣如此說,艾瑞特則是賞了他一個白眼:「你在說廢話?老子我可是艾瑞特大人耶。」

沒錯,艾瑞特.薩爾,正是目前最受巫師工會矚目的新星,魔力強到任何巫師都比不上,也無須詠唱咒文便能展示最高等魔法,而且身手也不同於一般巫師,宛如身在森林中四處奔放的妖精般十分的敏捷。

因此常有人說艾瑞特一個人說不定真的可以打敗八風特。

「這樣阿,畢竟我不是巫師工會的人倒是不能理解他們口中說得『艾瑞特大人』的意思啦……」十字刺客伸出手指抓了抓臉頰,一副理解不能的說。

「這樣阿?那要不要試一試?」艾瑞特面無表情的伸出右手,張開手掌的那瞬間,一團刺眼的碧綠色電流瞬間集成一顆人頭般大小的電球,劈哩啪啦的作響。十字刺客一看驚覺有點不太妙,他不太想全身赤裸的狀態下莫名其妙的因為一句話而被賞了一顆雷鳴術。

「好吧,我能理解他們的『艾瑞特大人』的意思了。」十字刺客雙手舉起承投降狀態,艾瑞特嘴角笑了一下,手掌握起的同時電球也消散。

「吶,你為什麼會想跟我上床?」艾瑞特用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好笑的問著十字刺客。

「嗯……你長得好看?」十字刺客吐了一口煙思考了一回,把煙蒂熄滅後隨手一丟,很無腦的說出這一句話。

「哼嗯…」艾瑞特對這答案笑了一下,看來自己長相果然很完美,完美到連十字刺客都可以發情了。

「那你又為何答應跟我一起上床?」十字刺客反問。

「哈,因為吉分塔都是盡些無能的人阿…老實講我真的膩了。」艾瑞特說:「或許我只是想找刺激而已…跟殺人無數的暗殺者上床,不覺得很有趣嗎?」

「瘋子。」十字刺客大笑,但也挺佩服艾瑞特的膽量。「就不怕我中途殺了你嗎?」

艾瑞特一聽,笑著轉身把十字刺客壓在身下,低頭深深的一吻。

 

接著他們又做了一次。

  

 

自從那晚後,那個十字刺客就三不五時會在夜晚中出現在艾瑞特的房間,有時十字刺客會帶著美味的酒一起跟艾瑞特喝,扯著一堆有關刺客同僚的話題,醉了之後兩人就會相擁著做愛,互相索取著自己的需求。

艾瑞特對於這樣的生活倒也沒什麼意見,反而覺得還不錯,唯一的失望點就是十字刺客總是在他隔天醒來的時候就不見人影,艾瑞特真的很想看看十字刺客睡死的模樣。

於是他就問著身旁的巫師:「你有看過十字刺客睡死的樣子嗎?」

「哈……?」身旁的巫師因為艾瑞特的這一句話而驚訝的張大嘴,無法理解艾瑞特那聰明過頭的腦袋在想些什麼。

「說起來…我好像還沒問他的名字喔?」艾瑞特突然想起,他自己根本不知道十字刺客究竟是從哪碰出來的人,來吉分塔到底有什麼目的?

或許下次碰面可以好好的問他。

艾瑞特開始期待夜晚的來臨了。

 

 

但是過了好多天,都不見那個十字刺客闖入自己的房間,艾瑞特有些失望的躺在床上。

但是既然對方不主動出現,自己主動去找他也是行的,艾瑞特想到這後便打起精神來,坐起身子開始思考。

 

或許他可以去刺客工會一趟,問清楚那個愛上床的十字刺客究竟是誰?

艾瑞特一向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自己那過強的能力讓他得到了比巫師工會會長還要高的名聲權利,所以對於自己一人去闖刺客工會這種荒唐的事情他也沒想太多。

反正礙著他的人一律都殺,這樣就好了。

正想這麼做的時候,窗戶卻突然被強行打了開,一道黑影落在艾瑞特的面前。

是那個十字刺客,而他手上抱著一瓶有年代的珍貴紅酒。

「嗨,我們來慶祝一下我恢復自由身了吧。」十字刺客拉著自己的墨綠色圍巾,如此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